政策暖风频吹 企业能否迎来融资春天?

365.cpw.cc

2018-10-21

    然而也有专家表示,受负债成本上升影响,银行的“宽信用”或受到制约。

中信证券测算,自2016年4月以来,银行负债成本已从%上升到今年二季度的%。

蔡浩认为,受制于资本充足率等,银行普遍存在风险资本不足的情况,对“宽信用”的支持心有余力不足。   银行负债成本升高,非一日之寒。

中信证券研报称,存款规模增速下滑是银行负债成本升高的主要原因。 研报并指出,2015年后,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发展,商业银行间关于存款的竞争日益激烈,资金成本随之上行,银行净息差逐渐收窄。

  从近期存款规模来看,央行数据显示,9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万亿元,同比增长%。

对此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相较13%以上的贷款增速,%的存款增速明显偏低,银行信贷供应受制于存款增长的压力依然较大。

”  虽然银行负债成本高企依然制约宽信用的实现,但随着表外业务逐渐走向正轨,合规的表外融资或将被鼓励以缓解银行负债压力。

近期,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指出,表外业务是银行的正常业务,要整治的是在通道里空转的表外业务,对于直接用于实体经济的表外业务,不但不压缩,还要鼓励。   鉴于此,明明认为,利率、准备金率等货币政策工具还有相当的空间,未来降准甚至降息等降低银行负债成本的政策仍可期。   “今年以来支持政策频频出台,市场利率已处于较低水平。

但从货币到信用的传导机制不尽通畅,资金较多‘淤积’在银行间市场上。

因此,打通资金流通渠道仍是重要工作。

”连平此前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称。 他并表示,未来货币政策预计保持稳健,视情况定向降准或还会实施,但存贷款基准利率预计不会调整。

(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