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捐资50万设教育基金 行善数十载当选“中国好人”

365.cpw.cc

2018-10-13

中国江西网讯他因父亲早亡家境贫寒,却用自强不息、艰苦奋斗改变命运;他曾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于是一直甘于奉献,乐于行善帮助他人;他发展家乡教育更是不遗余力,耄耋之年捐资50万元成立振美教育基金。 2018年6月29日上午,江西萍乡安源大剧院内,他现身于6月中国好人暨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江西萍乡)发布仪式现场,并荣获助人为乐类中国好人称号。 他就是王振美,出生于莲花县六市乡太沙村。 他的故事感动了身边很多人,在很多人看来,中国好人于他是实至名归。 王振美(右一)正与六市乡干部交谈振美教育基金会工作当选中国好人倾尽积蓄成立振美教育基金50万元,对很多家庭来说都算是一笔巨款。

但有人却选择了用于奉献社会,而不是留给子孙。 过去我没有什么钱,帮不了很多人,现在我有点钱了,就一定要支持教育,自己只要留着吃饭的几块钱就行了。 王振美如是说。

7月17日,在萍乡市莲花县六市乡,新法制报记者见到了王振美老人,虽已93岁,但他耳聪目明、精神焕发。 扶贫济困、捐资助学、新农村建设……都有王振美慷慨捐助的身影。 但谈起助学助教,王振美称这是他最想做的一件事。

于是,就有了2017年9月8日的那一幕:振美教育基金成立大会在莲花县六市乡政府举行,王振美向基金会注资50万元人民币。 同年9月底,在六市乡中心小学还举行了一次奖励助学的表彰会。 振美教育基金为受表彰的师生提供了近2万余元的助学奖励。

六市乡中心小学校长刘冰阳回忆。

六市乡太沙村书记同时也是振美教育基金成员的刘开明还向新法制报记者揭秘说:王振美原本是将这50万元存的定期。

还剩几天,就可以收获一份不错的利息。 但当时时间紧迫,没多想就把钱取了出来。

王振美说。

对于王振美倾尽积蓄的举动,其大儿子王明太介绍,起初认为就是一个大家庭里的基金会:当得知是针对全乡的学生时,我们也曾反对过。 王明太说:后来父亲告诉我们,他生病是好心人凑钱救了他的命,办企业是别人借钱给他起家。

如今父亲要回报社会,我们全家也就没有意见了。 王振美说:好在儿女孝顺,我才能放心把全部积蓄用在助人行善上。

甘于奉献助人行善数十载一共多少钱记不清楚了,最少有七八千吧,我们全家非常感谢王老。

王水清一家人也是王振美的受助者。 据了解,十几年前,当王振美得知家境困难的太沙村村民王水清突发脑溢血送医院抢救急需用钱时,多次主动捐助。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从一些村民的口中得知,这样的捐赠并不是个例。

2012年,山背村村民吴国英患病住院,经医院诊断为肾衰竭,急需做换肾手术,王振美得知后慷慨解囊捐款1万元。 2017年,六市乡政府牵头成立奖扶助学教育基金会,王振美带头捐资1万元。

2014年,六市乡政府开展一次结对帮扶活动,王振美第一个响应号召,主动帮扶太沙村贫困户郭梅昌。

当王振美了解了郭梅昌家的实际情况后,并没有简单地捐钱了事,而是拟定了一个酿酒脱贫计划,出钱购买了高粱、红薯种子及化肥送上门去,助他脱贫致富。 几十年来,王振美一直在爱心的路上践行初心。 因此,当2018年6月29日上午王振美现身6月中国好人暨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江西萍乡)发布仪式现场,并荣获助人为乐类中国好人称号时,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实至名归。 走过坎坷坚定善心不忘本我这一生历经坎坷,最艰难的还是那段患病经历。 提起为什么走上这样一条路,王振美总是从自己受助于人说起。 六市乡太沙村是莲花县最北的一个小山村,这里虽然位置偏僻,但是风景秀美、民风淳朴。 王振美1925年出生在六市乡太沙村,家里有四兄妹,父亲早亡家境贫寒。

1965年,王振美患上了一种名为勾端螺旋体病的急性传染病(民间称之为打谷黄或稻瘟病),且险些丧命。 是乡亲们将我抬进医院,你10元、我5元,东拼西凑了1000多元给我治病买药。 王振美回忆说,我在萍乡住院手术后保住了性命,回家修养了近一个月才好转。

在上世纪60年代,1000多元可不是一笔小钱。

王振美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帮助过他的恩人。 张丙恩400元、严积发300元。

振美说,名单很长,谢仁安、严云开、严志贵……都是。

病情康复后的王振美靠勤劳致富,家庭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改善。

但他没有忘记过去自己的生活艰苦磨砺,没有忘记过去乡亲们的救命之恩,那些恩人的关怀救助,最终被王振美转化更大更强的接力棒。 王振美回忆自己的经历说道:因为我收获了很多爱,所以想温暖更多人。 尽职尽责为家乡人民谋福利尽职尽责,为家乡人民奋斗终生。

这是1970年,王振美在县政府门前写下的决心书。 据王振美介绍,他在萍乡住院手术虽然保住了性命,回家后身体仍然很虚弱,时任莲花县六市公社党委书记颜西生联系莲花医院,让他住院治疗,后经批准报销了住院费。

六市乡太沙村村支书刘开明告诉记者:王振美在太沙村做了近15年的会计,除踏实做好会计工作以外,还为村民们做了不少事。 刘开明记忆最深,最让他感动的就有两件。 第一件事是1971年,王振美千方百计解决碾米困难。

由于当时太沙村没有碾米机,要么挑二十多里路到六市碾米,要么翻过一座大山到大龙碾米,十分不便。 刘开明说。 我在物资局欠了300元才购得发电机和碾米机,当时物资局相关工作领导还对我说,对外赊账还是第一次。

王振美还说,当然后来一分不少付清了。 发电机和碾米机虽然买到了,但由于当时河江背到太沙村的公路没有通,发电机组和碾米机运到河江指挥部,只能就地卸下。

说到这里王振美来劲了,于是我就先回村里,组织村民拿来木板赶到河江来扛,场面十分壮观啊!据了解,发电机组和碾米机运到太沙后,解决了太沙村民的碾米和照明问题,全村村民无不称好。

第二件事是1972年冬,在当时太沙村党支部决策下,王振美组织同村易应胜、郭梅昌、王香古等四人作为工程带头人修建石拱桥。

在那个年代,建桥工程量比较大,因此不被看好,好多人说风凉话。 刘开明说。 实际上只花了100包水泥的钱。 王振美回忆说,石头是搬河里的,砖头是村民凑的。 据刘开明回忆,那时王振美带头从河里挑砂石,并发动全村所有劳动力每个人分摊100块窑砖。

经过三个多月的辛苦建设,石拱桥终于建成,一直到现在还在使用。

没钱有没钱的办法。 王振美说。 1985年,王振美调任焰材料厂任副厂长,主管供销工作。

1992年,67岁的他选择了自主创业。 那时正逢焰材料厂股份制改制,我就做了股东,栽下了第一棵摇钱树。 王振美感慨道,向乡亲们借了很多钱,没有他们就没有本钱起家。

仍有梦想给孩子们上一堂课每次学校有活动,我们都会通知王老。 刘冰阳说,王老那么大年纪还坚持到场,让师生们都很感动。 据刘冰阳介绍,今年年初,六市乡中心小学为申请中国关爱基金会的基地筹建,曾遇到一些困难,最后还是王老四处奔波才协调下来,于7月8日正式动工扩建。 刘冰阳说。

前些年,太沙村办幼儿园,建中心小学以及新农村建设架桥、修路等,王振美先后共捐资5000多元。 2017年开学,王振美来到六市幼儿园,捐助4000余元,购买了200多个爱心书包和200多件其他文具用品送给孩子们。 最难能可贵的是,每年王振美对六市乡范围内学业突出的学生和考上大学的学子及优秀教师进行奖励,对家庭困难的学生进行资助。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捐助出去的财物也没法统计。

王明太说。 就在采访结束时,王振美告诉记者,如今他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能给学生们讲一堂讲座。 因为我经历了很多坎坷,所以我更想传达一些正能量给孩子们。 我从来没有讲过课,不知道行不行。

但如果能让我试一次,那就太好了!王振美说完笑得像个孩子。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